Monday, June 12, 2017

追星族

大概會被小野說品味很差。

去年富士搖滾音樂祭之後變成Suchmos的Fan,在iTunes裡狂找類似的歌,他們說這叫做Neo City Pop,即使歌詞一個字也聽不懂也能聽得很開心,大概在這個時代聽到九零年代的樂風就跟去老街喝到彈珠汽水一樣開心。Awesome City Club ,Plan B再來就是Nulbarich,iTunes美國版不知為何日本歌很少,想聽個美夢成真還是Mr. Children都找不到,但這些新樂團似乎從結成之初就自我設定要賣到全世界,罕見的資料豐富。

看到糯米糰的余光耀和沈其翰就站在我後方,馬上衝回車上拿專輯,簽了人生中第一次名。

宇宙人就算了,唉。


Tokyo Music Liner
宇宙人(台灣)、Nulbarich(日本) @ Legacy Taipei 170612
歌單省略

Thursday, June 08, 2017

英國人在香港

BBS的年代時我的ID是fragile。

自然是從...Nothing Like the Sun裡來的。

第一次練的Bass Solo是

第二張買的CD是The Very Best Of Sting & The Police,1997年。

看完了Sting現場覺得好像應該去練身體。

Sting "57th & 9th Tour" @ 香港會議展覽中心 5B & C 170603 
Setlist
1. Synchronicity II
2. Spirits in the Material World
3. Englishman in New York
4. I Can't Stop Thinking About Loving You
5. Every Little Thing She Does is Magic
6. One Fine Day
7. She's Too Good for Me
8. Seven Days
9. Fields of Gold
10. Petrol Head
11. Down, Down, Down
12. Shape of My Heart
13. Message in a Bottle
14. Ashes to Ashes (Feat. Joe Summer)
15. 50,000
16. Walking On the Moon
17. So Lonely
18. Desert Rose
19. Roxanne/Ain't No Sunshine

Encore 1 

20. Next To You
21. Every Breath You Take

Encore 2

22. Fragile 
  1. Play Video

Monday, May 29, 2017

今夜營業中

Pablo(@willdawn)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神秘臉頰人嗆我:一個大概半年沒去建國高架以東的地方的人,在那邊啪啪啪啪踢!

一句都無法回嘴,氣勢頓失。

說的是事實,我生活的範圍變成是條通的幾家居酒屋,是延三夜市,假日出門也僅僅是到大稻埕慈聖宮打發完早午餐就回家,根本西街少年。

上週五吃完汕頭原汁牛肉麵覺得還可以再吃,便往大橋頭走,發現那攤高麗菜飯排骨湯居然還有開,連忙不顧車陣穿越馬路,老闆說剩下最後一碗啦,便喜孜孜地坐下。老攤子沒有名字,就賣兩樣東西,高麗菜飯,原汁排骨湯,跟他說「一套」老闆就端上一飯一湯。

不過太晚到了,高麗菜飯七點鐘就賣完了。老闆說不然我到隔壁攤幫你叫個肉粽,你錢給我。

邊吃邊跟老闆聊天,問說他的湯為什麼可以這麼清?他也不吝分享秘訣,原來排骨冷水燙還是基本的,他說他一個月要多花五萬塊錢,請人把骨頭旁邊的微血管剪掉,再一勺一勺將浮上來的血污肉末撈起來。他說這樣湯才會清。

「我醬油也是用最好的!」說隔壁攤還不是會來揩油,自己販的東西自己不敢吃,跑來跟他拿醬油。我說是哪一攤你跟我講一下我下次就不去了,他說這樣講人家不好啦。

也許做吃食的道理大家都知道,關乎誰有耐心把一個一個步驟做仔細。

吃完跟老闆道謝,看到鍋爐的前的牌子已從「外帶請排隊」換成「抱歉已賣完」,覺得無比暢快。

就繼續當西街少年吧,一段愛與冒險的故事。

好啦其實西街歐吉桑。

Friday, May 26, 2017

I Miss You, Asshole


原來張志明跟我一樣大,三十六。

三十六歲就是第二次十八歲生日,TP說的。可我想應該沒有人真能到死都是十八歲,除非你是開飛機的五月天,但即使是五月天裡年紀最小的瑪莎也四十歲了。


電影的第一顆鏡頭,貫穿了三集的i n 55!W !字樣從螢幕遠方由小而大推到眼前,我以為是導演要和觀眾們說聲我回來了我好想你啊。一直看到最後一場戲才發現不是。最後一場戲,春嬌給了志明生日驚喜,一塊新車牌。是志明為了儲錢買樓因此擱置了沒有標下的鬼馬字樣車牌,3JOH55A,說得多明白啊。

I Miss You, Asshole. 


「成世人流流長,總會愛上幾個人渣。」第二集志明春嬌重逢北京,腿張開小姐寬解余春嬌的金句。後來變成香港帥大叔馬家輝的書名。彭浩翔的片名當然是也是跟五月天借來的,但陳昇潘越雲也唱過春嬌志明。美國iTunes說陳信宏的《志明與春嬌》叫Jack and Gil,細漢仔的《春嬌與志明》叫Peter and Mary。傑克放捨吉兒,瑪麗兵變彼得,負來負去負不完,留來留去留成仇,我嘎你尚好就到這,你也免愛我。

第一章,男方是第三者,第二章,女方是第三者,最終章,邪花入宅,跟住來M,一部原來是講安全感的電影幾乎要變成講安全套的電影,但是說到底並沒有誰是誰的第三者。「就算她消失此刻,告訴我能得回什麼呢?」

安全感畢竟不單單是梳得高高像阿諾豬華的髮型,皮衣墨鏡或者摩托車,常歡和郝來玉巴黎鐵塔下也只有這麼一對。電影結局並沒有真正給余春嬌一個解決方式,我是說,即使在電影裡你也不能找到如何給予安全感的答案。我們能夠在電影裡,歌詞裡,讓自己好過一點,但永遠不會有答案。我已經可以想像,志明和春嬌從今以後過著這個幸褔快樂的日子,某一天不安全感還是會像夜裡的鬼一樣摸上他們的床。

如果答案只要一場演唱會就太好了,我專門的。

過氣網美說找來楊千嬅演這個角色實在太適合,總裁戀上你的床港女版。北京食左黃曉明,九龍城大啖鄭伊健,鑽石王老五和潮流界指標競逐裙下。真正只是電影裡才能做的夢。

電影並不是人生,真實生活裡的人渣,會誘姦小女孩。

所以究竟是誰打救了誰也難說,春嬌並不要志明長大,她就愛他長不大,最好時光能封在金鐘的長巷裡,像從《買兇拍人》是李棟全,做到《春嬌救志明》剪接還是李棟全。我想彭浩翔也想到打結,最後只好請出外星人打救小雙俠。

昨天我的冰箱壓縮機壞了,工錢和材料加起來要一萬六千五,更別提三大袋扔進廚餘桶的冷凍海鮮。

「所以你說你情願,迎接繁複的柴米油鹽。」

人不人渣不要緊,Only you,能伴我取西經。



Monday, May 22, 2017

總有高進的日子(記生祥樂隊菊花夜行軍15週年紀念演唱會)





1. 

演唱會後和老班底到仁愛路那家永遠都放著九〇年代硬地搖滾的酒吧續攤,我說不知道這群人會去哪兒慶功。生祥樂隊也好,交工樂隊也好,總不可能到信義區電音夜店開趴,但就算在南區的那些獨立小鬼的酒吧出現也是格格不入啊。

2. 

V爺說生祥的音樂裡有「原罪」,所以在這種像是歡聚的場合反而會有點突兀。是啊,以前來國際會議中心看的都是陳昇,是Pat Matheny,是愛的魔幻。今晚一直覺得好像是庄腳人打扮漂亮進臺北城,發動鐵牛車演給天龍國沒見過豬走路的看。演完了之後果然臉書上的同溫層都在風神一二五,機車行裡依舊癡情男子漢。想起來以前聽張培仁說得最實在,做張震嶽的時候目標就是要弄到每一家三重的機車行都放〈愛的初體驗〉,罔拖罔拖,一定會有高進的日子,開BMW的人終於也跑來看鐵牛車。是說高中在立法院前看交工的時候怎麼知道後來鍾永豐和龍應台會當同一個官呢?

3. 

下午和家人沿著信義路要往國際會議中心,遠遠看見幾個穿得鮮豔的女人在大安森林公園擺姿勢合照,後來南洋台灣姊妹會上台時才發現應該就是她們。


4. 

入場時看見台上的音響覺得有些單薄,就擔心這樣的輸出推不推得動整個場地,縣道一八四一出來果然和想像中的一樣,但每個樂器又像是鼎泰豐的炒飯一樣粒粒分明,也許有問題的是我啦啦啦五月天的耳朵吧。

5.

但是最後唱〈動身的時候居然也啦啦啦,嚇死我。

6.

生祥一上台就說,不好意思,讓大家花錢來,不好意思。好像以前陳雷一年出兩張專輯的時候的SLOGAN:「偶素陳雷,歹勢,偶又來啦!」

《我庄》的首唱會那時我在現場,生祥在台上說他唱了這麼多年,這還是第一次辦售票的演唱會。那時儘管台上已有三個超級樂手共演,還是能感覺得出來對這樣的舞台有點怯生。從野台開唱的一人風舞台到今天的國際會議中心三千菊花趕拍急行軍,倏忽十年。


那年野台開唱的風舞台,第一個節目是生祥與瓦窯坑3,即使口琴手就站在音控台旁,上台的還是只有生祥一個人和他的月琴與吉他,看起來非常非常疲憊,他說要唱以前運動時候唱的歌,然後唱起〈好男好女反水庫〉,後來才知道《臨暗》得獎了之後樂團同時也散了。當晚風舞台的最後一個節目是好客樂隊,那是除了生祥之外的交工其他成員組成的新團,演出前的SETTING有夠久,不耐煩的觀眾都發出鼓噪聲,然而小鼓聲一下大家就都服氣了,有南胡有電吉他唱的是與環境啦工運啦關聯甚少的新客家音樂。音樂祭結束從圓山回家的時候,我才突然明白當時生祥其實是在為自己打氣。


今晚唱〈風神一二五〉之前才等到郭進財與鍾成達一起上台,「第一支」的嗩吶並不悲壯,反而有溫潤的線條,阿達的堂鼓和小鈸儘管在三個打擊樂手共演的情況,依然感覺得到他的鼓點是裡面最生猛鮮活的。


十五週年,不管以什麼樣的形式,交工樂隊終於在舞台上重聚了。


7.

大嗓門的生祥媽媽,穿的像今天要娶媳婦似的,一上台時就說自己是美濃來的,坐在我旁邊的阿母,感覺挺激動的。鍾永豐學陳儀廣播基本策略的時候,阿爸也大笑。帶媽媽和爸爸一起來看,希望他們有開心。

8.

原來以為唱〈菊花夜行軍〉的時候自己會哭,結果沒有,起立答數時倒是起了滿身的雞母皮。隔天開車的時候聽〈阿芬擐人〉時候才有了掉眼淚的衝動,所謂雙引擎的後座力。

9.

嗷! 


【生祥樂隊 菊花夜行軍15週年紀念演唱會】@ TICC台北國際會議中心 170520 

Setlist
1. 縣道一八四
2. 圍庄
3. 拜請保生大帝
4. 種樹
5. 兩代人
6. 阿成下南洋
7. 仙人遊庄
8. 有無
9. 阿芬擐人(Feat. 萬芳/溫尹嫦)
10. 日久他鄉是故鄉(Feat. 萬芳/南洋台灣姐妹會
11. Bengawan solo(Feat. 萬芳)

12. 阿成想耕田

13. 愁上愁下(Feat. 生祥媽媽)
14. 風神一二五
15. 菊花夜行軍(Feat. 生祥媽媽)
16. 嗷!


Encore 1

17. 臨暗
18. 我等就來唱山歌
19. 動身
20. 細細妹晚安

Encore 2 

21. 阿欽選鄉長

Friday, April 21, 2017

馬蓋先與包青天

1. 
在米蘭喫晚餐的時候同阿囉哈解釋除以二加七的理論,我說前幾年還在外面漂撇的時候,碰到年輕的女生要先問問說你認不認識馬蓋先,如果不認識就真的太小了,碰都不能碰。

阿囉哈頗有同感,不過他說你這個現在不太準了,馬蓋先都重開機了。


一直沒搭話的阿囉哈女兒突然湊過頭來問說:


”Who's MacGyver? 


2.

中國同事跟我們介紹說最近大家都在追湖南衛視的「人民的名義」。是搭上主旋律的反腐劇,頗有宣傳如今主流政治功能的意味。我說那不是跟以前我們看「包青天」一樣,虎頭鍘一落下大快人心這樣。

台灣同事說別瞧不起「包青天」,她說韓國哈台排行榜第一名可是包青天,之前新聞還報導朴槿惠的支持者在遊行時高舉包青天頭像以抗議總統彈劾案。


剛畢業的年輕女設計師突然湊過頭來問說:


「那什麼是包青天啊?」

Thursday, April 20, 2017

大瑜伽

Pablo(@willdawn)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我想陳小霞可以學黃偉文開一個作品音樂會,找來所有唱紅她詞曲的歌手,該是相當精彩。從前覺得林宥嘉是小陳奕迅,現在才知道不過是因為兩個人都是陳小霞教出來的。唱「耳朵」的時候,五聲音階就和「世界」一模一樣啊。

有時日子過到驚。

忘了在哪裡看到「現在已經不會有不好看的演唱會」這種說法,大抵都有設計好的情緒曲線歌手走位通通包裝完成之後整盤上菜,不過菜炒出來好不好吃還是看食材,

林宥嘉The Great Yoga 2017 】@台北小巨蛋 170415 
(OT:讓世界毀滅)
1. 熱血無賴
2. 歇斯底里
3. 不換
4. 四號病房
5. 口的形狀
6. 早開的晚霞
7. 一個人練習一個人
8. 傻子
9. 飛
10. 殘酷月光
11. 天真有邪
12. 兜圈
13. Never been In Love Before 
14. 看見什麼吃什麼
15. Runaway mama
16. 思凡
17. 解high人
18. 致姍姍來遲的你
19. 神秘嘉賓
20. 另一個自己
(Instrumental:越反越愛)
21. 感同身受
22. 白晝之月
23. 慢一點
24. 自然醒
25. 紀念品
26. 勿忘你

Encore
27. 寵兒
28. (Medley)心酸/浪費/耳朵/想自由
29. 成全
30. 說謊